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html模版張魯一:李易峰生活中也是深居簡出的人
張魯一:跟李易峰合作還是挺開心的,生活中他也是一個深居簡出的人,在工作中他是一個對自己的角色有責任感的人。




張魯一(《麻雀》劇照)

文/廣州日報記者 莫斯其格

近日,諜戰劇《麻雀》正在湖南衛視熱播,張魯一[微博]扮演的畢忠良雖然是反派卻圈粉無數,不少觀眾認為他是劇中的演技擔當。昨日接受記者微信采訪時張魯一提到,自己演反派的心得是把角色演得完整和立體。

“撐死還是餓死”,我選餓死

廣州日報:這次演反派的難度靜電除油機在哪裡?演得過癮嗎?

張魯一:演反派隻是目的,我希望把他演成一個人,而不是一個壞人。

廣州日報:你覺得自己跟畢忠良這個角色最大的相同點和不同點是什麼?

張魯一:和畢忠良最大的相同點可能是我們都希望踏踏實實安安穩穩過日子,讓身邊的人也能夠過好日子。不同點是,他選擇瞭一個特務機關工作,而我現在是自由職業。

廣州日報:畢忠良這個角色的善惡你自己是怎麼把握的?

張魯一:畢忠良這個角色的善是在生活中的小事,對待身邊的人,對待傢人、親人,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他的惡在於,大是大非面前,他沒有選對。

廣州日報:劇中很多演員都用配音,你堅持用自己的聲音配音是有什麼原因嗎?

張魯一:之所以選擇自己要配音,是希望自己能夠完整地去塑造這個角色,哪怕這個角色塑造得不好,哪怕被別人罵,反正也就是罵我唄,別怪人傢配音配得不好。

廣州日報:據說有為瞭這個劇特別去增肥,增肥和減肥相比哪個更難?

張魯一:是,為瞭這個戲多吃瞭點,增肥大概20斤吧。然後這兩天播出之後我也抽時間看瞭一點,我覺得還是挺有成效的,臉上也肉嘟嘟的。其實真正體會瞭之後才覺得增肥比減肥要痛苦的多,所以如果隻有兩個選項“撐死還是餓死”,我選餓死。

生活中不高冷,有自知之明

廣州日報:通過熒屏,我們看到的張魯一大多數是冷峻的,偏暗色調。生活中的張魯一是個什麼樣的人?

張魯一:生活中跟大夥兒一樣。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俗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五味雜陳。

廣州日報:會跟角色一樣偏高冷嗎?

張魯一:生活中沒有高冷的資本。還挺無為的吧,與人為善,順勢而行。

廣州日報:為什麼用“無為”來形容自己的生活?

張魯一:因為覺得在這樣的狀態中,自己生活得很自在,然後也會有幸福感,還有就是越來越能看到別人身上的好。

廣州日報:這幾年“圈粉”勢頭迅猛,會不會開靜電機始有偶像包袱?

張魯一:不會有,因為我還是原來的我。

廣州日報:接下來會參加綜藝節目或真人秀嗎?

張魯一:我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自己能力有多少,精力有多少,這些條件都有限的情況下,還是先把演戲演好瞭吧。

談李易峰[微博]:生活中他也是個深居簡出的人

廣州日報:老畢對陳隊長是怎樣的感情?

張魯一:除去演工作上的對峙包括懷疑之外,我最喜歡的還是和他生活上的戲,像兄弟一樣在傢吃頓飯喝喝酒聊聊天。我們工作上是同事,回到傢裡就是傢人。

廣州日報:經過這次合作,會覺得李易峰的演技跟以前的不同或者進步嗎?你們私下有這方面的交流嗎?

張魯一:跟李易峰合作還是挺開心的,生活中他也是一個深居簡出的人,在工作中他是一個對自己的角色有責任感的人。表演上李易峰的進步自不必說,我已經看到很多的觀眾包括粉絲都已經在發表他們對於李易峰表演進步的肯定,所以我相信大傢也都能看到他這部戲和以往呈現出來的不同的表演方式。

廣州日報除油煙機:《麻雀》中傢庭對於畢忠良很重要,你怎樣理解他對妻子的深情?

張魯一:畢忠良也知道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會有報應,所以他隻能在他還有能力保護傢人的條件下,保護他身邊最愛的兩個人,一個是他的妻子劉蘭芝,一個是他的“弟弟”陳深。

廣州日報:對於畢忠良的這種為愛可以不顧一切的愛情觀,你認同嗎?你的愛情觀是什麼?

張魯一:拋開別的,如果僅說愛情觀的話,當然是認同的。但是我們要在一個大的前提下,首先我們先做一個正道上的人,雖然人間正道是滄桑。

廣州日報:畢忠良這個角色反差很大,一方面對妻子、對陳深都是很溫情很疼愛,但是對“敵人”卻很殘暴,你如何在這兩種表演中切換自如?

張魯一:其實雖然看上去反差很大,但是這不就是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個人嗎?在不同的場合,在不同的人面前,我們都會表現自己不同的一面。在父母面前我們是孩子,我們可以撒嬌、耍賴、任性。在下屬面前我們是領導,我們要保持領導的一個威嚴。在領導面前我們是下屬,我們要做到尊重、服從。我隻是把這個人物表現得更加立體,讓大傢看到他更多個層面而不隻是其中的一個面。

(責編:sisi)

創作者介紹

開關沒打開

fb49vmh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